拈花一笑示真我

人祇知此身是我,因有形相可見,那知此身有生有滅,而不知能運用此身乃真我也。古德云:“誰教你拖這死屍來?”靈利人祇此一句便悟去,又何須五年十年。總是開示者不得親切,而悟入者不得其門,大家亂混一場散去。

每日從早至夕日用往來,或動或靜,或喜或怒,總是此一我為之。此我即佛也,為甚麼祇攀緣外物,而忘其為我,終日終年為聲色所困?世尊教人開佛知見,今既知得此我,而時時開佛之知,開佛之見,則端然一佛,何樂如之。

當今之世,教人入道,且不必倡導一切經教並一切善知識語句,當直指出此我,乃法王,乃大總持,使學者信了。然後將經教語句作證據,不過明此我而已,管保他一聞千悟,那裏費許多煩絮?今諸方自家不曾悟,遇人便將一無理路公案劈面摔來,要人仰看他是獅子兒,不可思議,真令人羞煞。學人迷悶而去,和尚亦胡混歸方丈,彼此都不知為些甚麼,竟是光天化日之下,一夥夢漢胡鬧而已。

世尊時在靈山,大梵天王以金色波羅花獻佛,捨身為牀座,請佛為眾生說法。世尊登座,拈花示眾,其時人天百萬,悉皆罔措,獨有金色頭陀,破顏微笑。世尊云:“我有正法眼藏,涅槃妙心,實相無相,分付摩訶大迦葉。”所謂直指教外別傳也。

教內者,一切經教也,都是有法有路有門,漸修漸悟,將來成就惟悟我。而在教外者,直指也,無法無路無門,祇在當下指出此我,便是正法眼藏,便是不生不滅之妙心,便是無相之實相,不用修證,不用尋求。此我從來不曾出戶,而能運用一切。今之能拈花者,非我而誰耶?

大眾之心都在高遠奇妙處見佛,至此顯出一不高不遠不奇不妙、至平至常、人人皆能之拈花,則莫知所措矣。惟金色公大悟此我已久,今見眾罔措,不覺破顏一笑。笑者,笑其不知我也。那知此笑之我,同拈花之我,與大眾罔措之我,一時光明照耀徧三千大千世界。惟世尊金色公知之,而大眾如在長夜。此一切經教中所未曾直指如此者也,故曰:此教外別傳也。

別之云者,乃不同於教也,非別異之別也。殊不知此正是世尊正傳,直指當下,此我即是,更無別法。嗚呼異哉!此我從覺明空昧以後逃亡,至世尊拈花之時才顯然出示於人,安得不令人痛哭耶?茫茫大地,混合十方,教我從那裏尋求?這大道根源原來此我即是,不動足已登彼岸,不用修已登(一作證)蓮臺。世尊之恩,教我從那裏報起?惟有度生而已。

世尊數十年以黃葉為黃金,以化城為暫息之地,亦可謂婆心極矣。至此則覿面示人,指出此我。一拈花、一微笑將一切經教玄奇妙義,都推向無何有之鄉,而毫無用處。祇要會得此拈花微笑者,便能驅使此一切妙義,而此我獨巍然自尊。

此我即正法眼藏,即涅槃妙心。凡一切小乘天魔外道之法,為此眼一照,皆粉碎去,而此眼則深隱不露纖毫,十方如來也窺他不見,故曰藏。

此我從來不生不滅,而不可思議,故曰妙心。此我無相,而亙古如斯,其為實相也大矣,故曰實相無相。用付金色公一人,而靈山百千萬眾皆不知斯義,真令我不解。所謂太容易,翻教人易昏,此之謂耶。

Ps.

  1. 摘錄自《心燈錄》,此書為專論“真我” 之著。
  2. 真我不生不滅又能生能滅,似有又似無,歷歷分明又不著心。

《心燈錄 校對本》最新版已重新標點完成。2016.09.08 下載:

https://onedrive.live.com/?cid=A669DCED7F7FDF86&id=A669DCED7F7FDF86%21312&mkt=zh-TW 

 

創作者介紹
cyk

智慧心緣

cy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